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集结号》的姊妹版  

2007-12-27 17:12:50|  分类: 生活红绿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艾甫,今年68岁,一个退休的人民检察官,如今独自住在山西左权的泰山庙。他曾经揣着一书包阵亡通知书奔波于各地相关部门,向这个世界的人们讨要……

 把王艾甫引入这一独特人生轨迹的是老人曾经有过当兵的经历和特殊的“认真”执著。

1966年,年轻的王艾甫从军随高炮师参加抗美援越,顶着美国的飞机轰鸣在越南和老挝度过了战火纷飞的三年。与他同去的有个叫张广元的山西老乡,两人很是投缘,但到越南不久,在一次抢救部队物资中牺牲,成为烈士,部队号召宣传、学习的榜样。仅仅两年,到了1968年部队回国,战士们就渐渐淡忘了这个人,因一种心里的不平衡而总是搁置不下。

1981年王艾甫从部队转业,打算去看望烈士的家人,他只记得张广元是山西歧县人,他查遍了山西省最新的烈士名录,各县的民政局和所有烈士陵园,从抗日战争至今录入的10万多名烈士的名字和照片,没有张广元这个人。山西各地的参军资料里也没有这个兵。曾经的英雄,却在现实中找不到丝毫的痕迹,在这个世界上被彻底抹去。王艾甫为了结这一心愿花费了10年的时间,从郁闷到气愤…..

王艾甫未能找到张广元,却找到了另一拨被遗忘的兄弟。1996年他在旧货市场发现几本发黄的《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录入866人,多数入伍时间很短,籍贯为空白,里面还夹着84封未发出的阵亡通知书。当年月收入只有300元的他借钱凑齐3000元将它买下并经山西省军区党史办和一些参加过太原战役老兵的鉴定。本属机密,怎可能流落民间旧书摊,王艾甫起初是真不敢相信。

王艾甫从那些经历过太原战役的老兵回忆中得知,那些没有籍贯、地址的战士大多是被俘虏的国民党士兵,多数是抗战时期从长江以南来到太原,参加过1937年的忻口战役,多数在打日本人的时候死了,少数人活了下来。到了解放战争,又被解放军俘虏。被俘虏后,战斗还在持续,问他们愿不愿意参加解放军,这些职业军人,都说愿意,褂子一脱就冲了上去,一露头就中弹了。后面的指导员还在喊:“告诉我,你是哪里人?”,可是人已经死了。于是,在他们入伍时间那一栏,兵龄都很短。王艾甫曾追问那些老兵,这些人到底图个啥,众人莫衷一是,倒是一个当年投降过来的国民党士兵给他说了实话,这个人至今还活着,他说他们那些职业军人当初有三大向往。打下太原城,给大伙放假,溜海子边转一转,让大伙儿抽上顺风烟,然后听听丁鼓戏。

王艾甫带着这866个弟兄去寻找他们的家,他去求助全国各地的公安和民政部门,得到的答案多数是没有这个人。也无奈,过了这么多年早已物是人非,到哪里去找他们的家。很多人给他出主意说去打广告,但是老汉没有钱,觉得这样太花费。他唯一想到和能做的就是以展览的方式去吸引人们的关注。从1996年开始,他就把这些兄弟带出去展览,在太原市的广场,在任何群众多的地方。但是始终效果一般。

王艾甫送出的第一份阵亡通知书是叫郝戴虎的湖北人,是个孤儿,六十年前当兵出走一去未回,村里传闻已去台湾客死他乡。直至王艾甫把这份阵亡通知书送至,村里人跟迎接英雄一样,把这个烈士接回了家。

随着王艾甫的出名,《燕赵都市报》找到他,把河北籍的阵亡将士共349人的名单在报纸上公布,一次性找到40多人,并引出这份名册的登记人――杜学明。

太原战役时的杜学明是个文艺兵,被抽调负责烈士安葬,任处理烈士工作队副队长。他看到刊登名单的报纸后关在家里哭了一天,他就是负责登记那个名册的人,后来意外遗失。

王艾甫起先很气愤,憋着劲要去找这个人理论。他想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没有寄出的死亡通知书,为什么800多烈士名单多数是没有籍贯的。可得到的答案比糊涂着还郁闷。杜明学的回忆部分印证了王艾甫之前得到的传闻,那些没有籍贯的烈士,一些是刚刚俘虏过来尚未来得及登记,另有一些是战役前,部队里让战士们每人写个布条装进上衣左口袋。可是当时很多战士觉得不吉利,不愿意写。战役打响后都是重炮和火器,异常惨烈,,很多烈士尸骨无存。有名有姓的都是当时未死的伤者,后来死在医院的。登记册共没有发出的阵亡通知书不仅仅是84份,有许多连阵亡通知书都没法开,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籍贯和住址。

至于那些未寄出的阵亡通知书,对王艾甫来说还是个谜,杜明学当时只负责登记,之后的优抚事宜,还有其他有关部门。后来,王艾甫还真就去找了有关部门,为此把一场多管的“闲事”升级成了官司。

2005年王艾甫成了当年感动中国的人物上了中央电视台。之后不久,他接到北京一个叫朱敏的女人打来的一个电话,请他帮助查一查看有没有她外祖父,籍贯内蒙古叫孙耀的名字。登记名册上果然有,入伍时间是1948年12月30日,当时太原战役正值拉锯,籍贯一栏写的是绥远丰镇梅桂井村。评语里写的是:战斗中服从命令,是一名很好的军人。对照旧版地图籍贯得到确认。

朱敏的母亲叫孙秀峰,在她8岁的时候父亲离开了家。起先听说是到口外做生意去了,再后来听说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在她11岁的时候,她收到了一张入伍通知书。当时已经是1949年10月,通知书上写着,她的父亲孙耀光荣加入了人民解放军。当时他们家感觉很光荣,还挂上了光荣军属的牌子,享受军属待遇。但父亲却自此再无音信。未曾想到的是因为这一张纸对他们一家生活发生的改变。两年后的土改运动,这个牌子被摘走了。理由是:如果孙耀还是解放军,那就应该发封信回来,这么多年没有音信,肯定是出了问题。人家什么都想到了,叛变,投敌,犯错误,就是没想到他牺牲。事实上,当这封颁发自1949年1月的入伍通知书到达孙家的时候,孙耀的名字再一次被填写进了另一个表格,这个表格就是王艾甫手里的“阵亡将士登记册”。部队发信之时,孙耀刚刚成为解放军战士,家里收信之日,孙耀早就牺牲成为烈士,可烈士的家人在阶级斗争为尚的年代进入漫长的另类生活岁月中。孙家在村里属于抬不起头的异类,孙耀的父亲一到农闲下来就拄着棍子拿着当年部队颁发的入伍通知书到外边寻找儿子的下落。可是一直到死,也没有任何进展。上世纪60年代,入伍通知书传到了孙秀峰的手里,继续着漫长的寻父路,父亲下落不明,围绕在父亲周围的谣言就挥之不去,她和她的家人被怀疑有莫须有的“内人党”嫌疑。她母亲为了寻找外祖父整整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几乎成了母亲生活中的唯一希望。家里的积蓄都用在了寻找亲人的事情上。她甚至一直记恨着自己的父亲,认为这个人当了兵,进了城,不要他们孤儿寡母了。后来母亲彻底死了心,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去了台湾。直至王艾甫拿着一张死亡通知书来到了她面前。

根据王艾甫的调查,烈士孙耀起先很有可能是被傅作义的部队抓去了壮丁,之后,傅作义起义,他的部队也被整编后派往了太原战场,后来只知道这个人牺牲的时间肯定是在1949年4月29日之前。

孙秀峰的家最后很穷,穷到房顶无瓦,围墙无砖,只有五个姑娘和一张炕、一口锅。孩子们回忆,母亲一烙饼就哭,就知道母亲又要带着干粮上路了,去寻找父亲了。

王艾甫决心为老孙家恢复名誉,他拿着那张死亡通知书和烈士的入伍通知书,去了内蒙古当地的民政局去落实烈士的政策。原本以为事情很好办,却想简单了。

第一次去,当地民政局说恢复烈士荣誉的文件已经作废。王艾甫说,家属只想要一个荣誉,文革的时候被打成了反革命,家里人一直在上访,经常进收容所,他们就想要个态度。

第二次去,王艾甫带上了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原本以为好办事。但当地民政局回复说,事情可以办,但要走程序,首先要家属写申请:为什么要申请办这个荣誉证。其次去找牺牲者的两个见证人,证明当时的详细经过,并且盖上原单位的章。民政局的同志还说,这还是发布的新文件。

王艾甫听了不舒服,那些当兵的,入伍牺牲,还要自己的家属去出具证明去找证据。解放战争时候的证据,从哪里去找?对方被逼得急了,最终给的答案是,既然是死在山西的,去找山西好了。话说到这里,老汉彻底怒了,那块郁闷的心病被触动。他说他的战友死在越南,难道要去找越南,抗美援朝牺牲的要去找朝鲜?一生气,还真就骂了他们,然后对方一个小伙子也跟他急了,上来踢了他一脚。那一刻老汉特别激动,他觉得自己也是个国家干部,哪受过这气。

最终,给烈士恢复名誉的事情至今还挂着。老汉没办法,现在想着要带着那866个弟兄去打一场官司,就告有关部门不作为,为那些被遗忘许多年的烈士去申请国家赔偿。他说,现在为了挣钱下煤矿的死了都能拿个二十万的,可是他这帮弟兄牺牲后很多连个光荣军属的牌子都看不到。

有些事情想得多了就越找不到答案。想想挎包里的那些弟兄,王艾甫有时候真想不通他们当初到底是图啥,那些名册里鲜活的名字,活蹦乱跳的青年,一转眼就灰飞烟灭了。

山西省长于幼军知道了王艾甫的事,主动找到他,给了他两千块钱,算作慰问他。

王艾甫说,不是自己觉悟不高,他们家5个兄弟4个参了军,老大打过日本人,老二参加过解放战争,老三抗美援朝,他是老四,参加过抗美援越。直到如今,有关部门对他也是不冷不热,王艾甫的闲事已经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

后来他带着800多弟兄就住进了左权县的泰山庙,城里也不去了。

这是冯小刚今年在完成中国版战争大片《集结号》后,参照《拯救大兵瑞恩》的做法,为给虚拟的老谷找到现实的原型,找到央视纪录片导演祁少华,希望祁导在现实中找到一个和老谷一样的,认真了一辈子的人,于是王艾甫成了纪录片《牺牲》的主角。

在12月18日的《集结号》首演式上,冯小刚对着万名观众的最后一句话是:很累。其中有一种累是来自冯导的原创表达理念与电影审查通过的“博弈”,要以艺术现实主义的角度和手法表达战争和士兵,与长期禁锢的“高、大、全”革命英雄主义模式界限的冲突,艺术家要用自己的艺术观点去理解现实并表达出来,电影的商业化生存要求能够打动观众、获取观众的认同以获取高的票房回报率。我不知道剧本审核改变了冯导原创什么?据说后期制作剪掉的片段成本也有300万元。我遗憾的是把吹集结号的缘由的改变。

电影原创是:老谷带领47个战士接受阻击任务以掩护部队的转移,团长清楚在当时的战场势态下老谷的连队不可能得到后撤命令,但仍以集结号为约下达作战命令。记得曾读过原苏联小说《红太阳照亮兴安岭》,讲述的是苏联红军一支在对德作战胜利后移师远东进入我国东北决胜日本关东军的故事,其中有一个团被空投某地,被告知的战役任务是吸引日军大部队来合围,再由其它苏军来实施围歼。当苦苦坚持作战数天,未见其它部队合拢,反之在其它方向大量用兵,团长终于明白自己的使命:诱敌于己,坚持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以获取其它方向战役的胜利。这是战术或战役作战中的常规极限用兵。这正是个人命运与战争的画龙点睛之处,战争中个人命运价值的渺小与伟大。审查后的《集结号》把这一过程模糊了。

能够传世的文学名著,往往是那些能给予人们启迪的在一个时代背景下的个人命运而以作者独特审美的角度产生社会震撼的作品,看原创小说《亮剑》,最后政委赵刚和李云龙以不同的自杀方式而死于非命的结局与看电视剧《亮剑》对人物命运的感受是绝对不一样的。感谢冯小刚,终于使国人能够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述革命战争的故事。冯导似乎还想说什么,于是有了《集结号》姊妹版的“犹言未尽”的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