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19 )以儿子为中心——写于国际家庭日  

2007-05-17 23:11:16|  分类: 生活红绿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19 )以儿子为中心——写于国际家庭日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今天是5月15日, 1993年2月,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宣布,从1994年起,每年5月15日为“国际家庭日” ,以进一步推动所有家庭为社会作贡献。联大还为每年的“国际家庭日”确立一个主题,以便世界各国围绕这一主题开展各种活动,目的是把家庭置于人类社会建立起一种社会责任的意识,2007年的主题是“家庭与残疾人”。围绕着这一主题谈儿子跑题!

既然是国际家庭日,今天blog话题自然就是对自己的“家庭”一些联想和感悟,于是有了“以儿子为中心”的话题,本人并非重男轻女,因为24年前哇哇问世的是个带把的。由于一家只能一个,自然物以稀为贵,广义地理解:多数中国家庭的酸、甜、苦、辣都是以孩子为中心。

83年初,媳妇十月怀胎终于熬到临产,屈指算算,从结婚到怀孕,属于两人世界的日子也就半年,期间一趟青岛、江、浙、沪、黄山的20多天旅游还算留下点想头。从怀孕开始,这家就成了三人世界,媳妇吃的每一口饭,都要嘀咕对孩子的影响,走路和活动变得谨小慎微,总怕碰上意外的闪失,感冒发烧什么的尽量扛着,怕药物引起胎儿的不良发育。欣喜地看着媳妇肚子的胎动,翻着日历天天算。对产院进行精心对比选择,托熟人住进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儿子极懒,当妈的挺着大肚子,在医院的走廊里逛了四、五天就是不见动静,记得有护士说:这哪象生孩子的。我一直倾向于剖腹产,媳妇少受罪,关键是坊间盛传剖腹产的孩子聪明,孩子还没出生,就开始操持孩子的未来。达成共识后,媳妇进了手术室,家人在外焦急等待,当听到一声“哇”时,我看了看表:17点整。事后一直在手术室陪着的熟人说:脐带围着孩子的脖子绕了三圈,要是不剖腹产非......,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值得自豪的一次决策。

第一次见儿子,脸盘皱皱巴巴的,从左眼到右眼似乎是一条深褶跨鼻梁而过,岳母总是嘀咕:这孩子怎么这么丑,肯定是抱错了,媳妇一口咬定就是他,毕竟她是第一个见到的,情愫所在不会走眼,我看着孩子手腕上系的识别布条,乐呵呵地听着她们的絮叨。出院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给孩子打包,护士上手,我旁观,“都当爸爸了,还不会弄孩子”,护士手忙嘴也忙。

第一次给孩子穿衣服,满月的那天是年三十,岳母让去家团圆,室温偏低,我和媳妇是顶着被子在里头打着手电给孩子穿衣服,小胳膊小腿的,甚怕给握折了,整整鼓捣了一个多小时。孩子一岁多的一天,媳妇悄悄地对我说:“真有点对不住孩子”,我问:“怎么了?”;“第一次给孩子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手电把孩子的头顶给碰了一下,到现在还没合上”;我看了孩子头顶一下不由哈哈大笑:“傻媳妇,这是人的囟门,就是天灵盖,到时候自己就合上了”,这媳妇,瞒着我却自己无谓地内疚了一年多。

80年代初,录音机还是个时髦的东西,左右声道高低音四个喇叭的,价格在400元左右,多是日本货,而当时的月工资大概在70—80元,听说让孩子多听音乐有助于智力的早期开发,于是第一次以自己的实力为了孩子的明天而投资,买回一台,一天到晚地放轻音乐,有没有作用,到今天也无法判断。不过挖掘出录音机的一个新功能:孩子经常哭得我们束手无策,有朋友告经验之谈:把孩子的哭录下来,再放给他听,管用!回来一试,果然奏效,孩子一哭,这边按下“ON”键,孩子的哭声嘎然而止,瞪着眼睛寻找同声的来源,但也就一个礼拜此招失效,哭声盖过录音机。

第一次打儿子。我对孩子的教育基本属于说教,打孩子绝对不超过五次。但第一次打,孩子肯定没有记忆,因为也就在两、三个月的时候,还没学会记忆。也是当老爸最不讲理的一次:那天,媳妇把孩子哄睡后,就去附近的单位澡堂洗澡。那几年我正在一边工作一边恶补经营管理的大专课程,孩子出生后我就住进了单位集体宿舍近三年,以保证学习的时间。这天是回家解放媳妇,好让她打点一下自己的事,我是为应付考试在背东西。孩子一哭,我赶紧是又看尿布又喂水,这孩子是抿着嘴拒绝,弄得我是心急火燎的不知他要表达什么,便在他的屁股上煽了两巴掌,孩子哭得更响。邻居不知孩子怎么了,急忙跑来,对我是一顿数落,抱起孩子一直哄到媳妇回来。

第一次感到孩子有逻辑思维的大概在三岁左右,有同学来看我,给孩子带了一个一米高的“阿童木”吹气娃娃。一次我逗儿子:你要不听话,我就像这阿童木一样,给你把气放了。未曾想孩子拍拍自己的胸脯说:我有骨头!

从电吉他到雅马哈电子琴,总想培养孩子一点超常的技能,结果是孩子没学出个一、二,还把我一把小提琴敲打成了破烂。买了一堆的航海、航空制作模型,倒是陪着我做,兴趣却不在制作过程,这边还没做完,就跑去往大澡盆里放水,等着驱逐舰下水。那年月老人给压岁钱没现在大方,一般50、50的给,结果都是进了我们的腰包,为了给孩子“资本”时间价值的概念,六岁那年把他的压岁钱等值地给他画了一张纸币样的“家庭”债卷,明确注明按月计息的计算方法,原希望他能当回事,对钱能有积累和增值的欲望,可他从来没当过一回事提出兑现的要求,至今还在一本书里夹着,留下童趣的回忆。

为带他,媳妇雇保姆时总是左挑右挑,总怕把他带傻了。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尽量往好的教育上争取,在我的印象里,第一次送礼就是为了他能进一个好点的幼儿园,和媳妇一齐提着两瓶好酒去的园长家。

小学六年是他劣迹最多的阶段。

典型的几次撒谎:

一次,管他妈要钱,说是当了小队长了,要交钱买一杠臂章,喜得他妈觉得孩子有出息了,有一杠的开始,就有两杠、三杠的可能,忙去看老师表示一下提携的敬意,闹得老师不知所云。回来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儿子曰:想让你们高兴高兴,闹得孩子他妈是竹篮打水空喜一场。现在想起,还是父母的期望教育向孩子传递了一个误谬信息。

一次,孩子上学走的时候不带书包,当妈的问他,他说今天是组织春游。媳妇去上班路过学校时却见学生都在上操,跑进去一问,没有此事,也不见儿子,结果到处找,在铁道上找到后问他为什么逃学,他说:想看火车。于是在一段时间里媳妇学会了跟踪,孩子前脚走,她后脚就偷偷跟上,还真叫她逮着一次,孩子把书包往树丛里一藏,又往铁道边跑。这段时间他妈经常被班主任叫到学校唬一顿,都为这孩子能不能上中学担心。其实当时孩子在想什么至今弄不清。

一次,媳妇说放在柜里的钱包不见了,我也帮着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遍,逼问孩子,一句话:没拿。过了两三天,钱包又在柜里出现,我们都清楚,肯定是儿子放回来的,可又没法和他对证,当时自己心里还留下一个赞叹:这儿子还有点保护自己的危机处理智力。

上初中,是找了人花了赞助钱进的重点,幸运的是碰上了一个能和学生沟通的好班主任,初一、初二学业平平淡淡,为和一个女同学同桌,与另一个有同样想法的男生有过隔阂,班主任断言,你家孩子学习与XX差得太多,将来不可能的。但见这段时间,儿子的书桌上不断出现一些XX 送的小狗之类的装饰礼品和纸条类的物件。媳妇有点着急,问这这么办?我觉得没有超出孩子之间友谊的界限,虽有一些萌芽,越当一回事,可能适得其反,这种心理过程对成长中的孩子也属正常。

儿子一上中学,我就急急忙忙地买了一台当时较好的586计算机,那时候计算机尚不普及,处于神秘的阶段,我和媳妇都没想过对自己有什么用处(现在媳妇在QQ上斗地主能泡到晚上2、3点),本意是让孩子早点接触科技类的东西,因为我们太平淡,总想为孩子的出色提供力所能及的条件。没想到孩子一回家就关上自己房间的门,媳妇象“包打听”似的需常常借点理由突然推门进去监视,也总是感到碰到的都是刚启动的屏面,明显地有反监视准备。当着你面玩的游戏多是炮打英语单词,让你感到孩子用计算机对学习确有好处。我自认为找到一个监视的好办法,就是摸显示器的温度,热手就说明儿子在我们不在的时候玩计算机了。后来儿子的女朋友告诉我们,儿子的对策是在显示器上盖着湿毛巾,掐着我们回来的点关机、撤下毛巾,听到这儿子把老子涮的伎俩,无语。不过后面一句:没有当初,他计算机能玩得这么溜!算是投资还有回报了。后来我们感到不可控了,不断地发现游戏光盘,我干脆找了个修机子的理由,给整到办公室搁置起来了,期间近两年的时间是无效折旧。在与儿子在计算机问题上的博弈中我记住了儿子的一句话:爸,其实我够可以的了,你知道我们同学在网吧里花多少钱吗!从中我感到儿子是一个不糟钱的主。

儿子进入初三,对孩子的学业我们已经放弃过高的奢求但仍存侥幸的期望,似乎他也开始了刻苦,在班里不看好的他中考居然过了重点线,根据报纸上的资料,我计算了一下,重点线划在考生总数的23%,儿子的分数在22%的水准,属于一类重点需找关系,一般好点的学校是抢着要的主。这一结果使我感悟到儿子不笨,只是由他自己左右,他的认知程度决定着他自己,是外来的压力难以改变的。

从他后来的大学过程看,当时我有可能做出的是一个错误抉择:选择了一流的重点中学,儿子在班里始终是凤尾,排名倒数,属于无人关注的一类,应该是儿子生活中最压抑、最黯淡的三年,对前途没有自己的激情和梦想,一切围着高考的压力下熬过。如果到一般好点的学校,进的是重点班,学校肯定是作为高考升学率分子来培养,在龙头的感觉下,这三年肯定是另一个结果,最起码应该是激情与阳光的三年。

高考的考场是他自己去的,我们没有刻意的关照,目的是以我们虚假的不经意来减少他的心理负担,高考的结果是本三分数线上限,一年1万的高学费,专业倒是有较大的选择。报志愿的那段时间我是带着高考志愿填报的资料一直在外出差。临近最后一天,上午从长春飞北京,接着坐高客从北京往回赶,下午4点多到家,对着儿子给的填报表问儿子将来想干什么?儿子说:你看着办吧,想让我干什么就报什么吧。这就是三年重点高中的培养结果,孩子没有了一点属于自己追逐的愿望。深夜里,娘俩早已熟睡,都觉得这一角色是属于当爹的责任,什么大年、小年,专业概念,整得我如同在下赌注,我相信了一种说法:IT与生物是21世纪的两个轮子,给儿子选择了生物工程专业,到凌晨4点才迷迷糊糊的和衣躺下,天一亮,和儿子到学校把表交上,证实填表无误。至于赌注的结局,当时没人能回答。三年后儿子考研中榜,对我说了一句:“老爸,感谢你给我选了生物专业,这个专业不考数学,否则我肯定没戏”。

毕竟是重点高中毕业,一进大学,在班里男生中成绩始终在一、二名,出现了一种竞争的意识和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其实这种感觉是被班级这个小圈子局限了。一个偶然的饭局,得知朋友的弟弟在儿子的学校,弟媳正是儿子专业带研究生的导师,便有了带儿子去见见的想法。其实儿子所在的学院院长与我曾经有过电话联系,因为产品设计课题在儿子入学前一年曾去过,想借助院校的科研力量建立一种合作研发的平台。接了电话后理应去走动走动以求关照,一是自己的性格,二是不想给儿子一种影响,多点自立的意识,于是一直没去。这次目的明确:希望儿子自己能为下一步有个设计。于是带着媳妇、孩子去了导师的家,导师对孩子的印象还不错,在后来的日子里,研究生的一些课和实验,就打电话让儿子去。半年后儿子告诉我们:要考研!我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以儿子为中心”,在此之前,这个中心其实是做父母的围着儿子在操心,总想让儿子围着我们的意志转,父母主动,儿子被动。儿子开始主动,我们开始被动,明显地感到儿子有了自己意志的起点,这一天应该是分水岭。

先是儿子告诉说:奖学金我也不争了,各门课我只求能通过,全力备战考研——儿子有了目的,也有了为达到目的而如何取舍的策略。

再往后我是没想到的,自己往清华、北大等北京重点高校跑了一圈,与自己目标学校和导师进行主动接触,老师带着他把实验楼参观了个遍。回来说:要考就考北京,学校与学校差别太大!当时我总觉儿子的定位有点高,但欣喜在儿子身上看到了一股闯劲。

非典期间,在封校的最后一刻,他跳墙跑回了家,当时学校把他列为积极分子培养,这一“逃学”使之必然泡汤,这是在儿子身上看到的第一次有个性地自己做出决择。大四的时候就报名考研,盯得是一所211重点,从中积累考研的经验和复习的重点,为毕业后的正式冲刺奠定操胜的基础。班里不少的同学是挂课备考,他是一门不拉,临了还过了英语六级。未曾想初试过线20分,穿什么行头去参加复试,为了给面试的老师一个好的印象,多争取点复试分。他却说:你们别瞎操心了,临了只换了一双新皮鞋,过去他只穿运动鞋。据说面试时9个老师分别打分加权平均,英语口试问答时,问:你为什么选生物专业?答:象陈章良校长那样开自己的生物公司,答非所问,老师却反应良好。那几天我是天天在网上盯着学校的动态,从初试分数线到复试名单的公布和时间安排。复试很透明,告诉考生当天就公布,不容灰色运作的时间。下午5点,儿子一条短信:录取、公费。后来才知道,对导师的选择,按分数从高到低的先后顺序由考生来选择,儿子排12,心仪的导师已被人挑走,剩下的有一个是他可选的专业方向,可那位导师在儿子第一次自己去闯以决定考研目标的时候,在参观实验室时,这位先生说了一句:干嘛?想走后门呀!闹得儿子心里有点憋气,放弃了对他的选择。根据师资条件,前11名硕博直读,我听后真有点懊丧的可惜,儿子却说:没准是好事,自己选择的余地更大。

当年的五一节临近,儿子来电话:以通告的口吻告知,有女朋友了,让明天去她家,当妈的急了,你都要去北京读研了,交什么朋友呀,将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第二天晚当妈的打电话问,儿子说没去,第三天儿子就来电话:去了。此后每天儿子一个电话,发誓直到你们同意。媳妇问我怎么办?怎么办!干涉?没道理!儿子真要铁了心,和儿子拧了劲也不值呀,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借五一回北京的借口,中间下车看看,两人到车站接站,见面儿子就问:XX怎么样呀?闹得当妈的不知怎么说合适。其实感觉还是不错的,文静、不张扬、与儿子是种互动,因儿子考研而考研,同校同届不同专业,儿子交待: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认识。我们当时适宜的表态只能是:三年以后再说,其实是给我们一种默认发展的下坡台阶。就这样,儿子把自己给摆平了。我们为了有所表示,暑假带着儿子和他的女朋友到西安玩了十天,算是有了开始。开学去新校报到,儿子说先回原来的学校去,其实是上女朋友家,因为大学的东西全扔人家里了,拆洗、添置,都给准备好了,她们一家人把他送进学校报到。媳妇有点伤感,我却一笑,人家喜欢你儿子,这不是好事呀!都高高兴兴地过日子,这就是生活的本意。

在我的印象里,对钱,儿子并不很看重,给多少花多少。但强烈的挣钱意识是我没有想到的,考完研后就忙着整理资料,在网上开始操盘出售,一般的资料免费提供,关键的资料则有价提供,在100—150元之间,张弛有度。据他说:不算功夫钱,扣除刻盘、通信、复印等成本支出,毛利在50%,家境贫困的少要点,一次,一个承德山区的老师,可以想象把读研是作为他争取人生改变的途径,儿子说:这个人挺不容易的,保本收钱吧。就这样互联网+银行卡+短信,一年的时间,卖了五位数的钱。学校考研论坛上,他的点击率最高,帖子多是叫好的、感谢的,据说第二年买了他资料考上的,到校报到的那几天,正经被人家答谢而吃了几顿请。独辟蹊径,没想到儿子的第一笔钱是这样挣得。当网上卖考研资料的越来越多,他一句:不在这里挤啦,净手退出,又捉摸新的生财之道去了。去年下半年,股市渐牛,筹措了点资本入市,应该业绩尚可,读研近两年,给他生活费他拒绝的多,对儿子今后的生存能力基本不再怀疑。我一直通过他的博客关注他,金融、创业、理财等等的知识在极力的吸收充实,感到儿子的成长,绝非是求一夜暴富的赌徒,而充满了理性成长的过程。他的博客上所表达的现实与梦想,感到有种追逐目的的韧性,也是我在他这个年龄时最缺少的:

1、30岁实现财务自由

2、开办可以让更多朋友学习财商知识的平台

3、帮助100个有梦想的朋友实现他们的梦想

4、传福音

5、50岁之前带着家人周游世界

6、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去做支教

7、争取100岁不被挂在墙上

8、。。。。

。。。。。

1001、希望可以不断的扩大自己的梦想

参加“安利”有关人生激励和相关营养”培训,原先我怕他陷得太深,后来发现并非在此裹足,一些有关财经、企业经营、财商类的培训均涉及,包括前几天跑到北大参加一个全国优秀企业家的活动,兴趣所在,从中我感到儿子绝非仅仅在空想。每周末,都要聚合几个在网上认识的“志同道合”之徒做一种“现金流”的游戏,大概属于他第二梦“开办可以让更多朋友学习财商知识的平台”的一部分。有“梦”的孩子在一起不是一件坏事,我相信这一点。

人生因为有梦想,生活才不会浑浑噩噩。

儿子没有按照我们的想象成长,我总怕他学业被耽误,希望他读博、出国深造,在专业上有所造诣。其实进校不久,导师就征求他意见:续博。儿子跟我说:等我进了实验室后找找感觉,如果有兴趣而喜欢,就读。选课题时,别人都往理论型课题跑,他选择的话可以师从院士。但他选择应用型课题,期望自己的试验成果能变成应用型产品。30个学分,因英语过六级而免修,剩下24个学分,在第一年就完成大半,儿子对自己的选择有很多的理由,有些是他从现实的环境中所得的认定,许多人读研、读博,其实是对现实的一种无奈、躲避而在消磨。他的女朋友在代导师上课,儿子说:你被耽误的还不夠呀,还忽悠别人。我想:这里不存在对、错,人应该由自己来决定自己的路,再说我们也左右不了,自从儿子决定读研的那天起,儿子就开始了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了,我好像再也没有说出对他有影响分量的话来——儿子长大了。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人们的家庭观念随社会的发展也在发生变化。儿子必然也要有他自己的家庭了,即将完成一次“基本细胞”的裂变。不由对媳妇有所感慨:以儿子为中心的使命我们即将完成,该我们自己筹划自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