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北京街头的涂鸦  

2008-09-09 09:12:27|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奥运众多的街头宣传中因它独特的格调和表现手法,几次车过皂君庙总要对这段奥运墙多看几眼,一直以为涂鸦是儿童的专利,关注后才知道它是一门艺术。

 

以墙为媒的涂鸦艺术起源于纽约最穷的贫民街区——布朗克斯,长期的贫困使这一片的黑人青少年极度崇拜金钱,很多人做起不良甚至违法的行当,形成各种帮派,从中获得归属感,那段时间整个布朗克斯到处可见涂写得歪歪扭扭的帮派符号,从中混杂“厕所文学”似的粗俗、猥亵图案。以粗俗俚语表达激进的原始发泄,破坏规则的快感。同时,街墙——最实用的画布又是无代价的展示媒介,对传统艺术机制的悖逆而孕育涂鸦艺术的独特魅力,有绘画天赋的草民“画家”从中开始享受一种不受规则约束的“艺术”创造,发泄心底的呐喊,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涂鸦”开始问世。与钢琴名家大师的身世相左,涂鸦艺术者多来自社会低层的穷人,以极强的表现欲而甘于无报酬的劳作,心甘情愿地常年出没在纽约的黑夜里,为的是让人们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并从中磨砺才华,创新许多绘画的新鲜笔法,尤其是美术字体。

1973年,涂鸦艺术第一次从地铁站上的涂鸦转到画布上的作品得以展出。到70年代后期,涂鸦绘画成为纽约下东城美术馆里的常客,并聚集起越开越多的涂鸦艺术家,有些画廊开始专门展示涂鸦艺术作品并在商业上取得成功,进入80年代,涂鸦绘画已经成为纽约画派最流行的一种绘画风格,并作为全球性的一种美术文化扩张、滲透和流行。

其实,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我们也伴随有“涂鸦”民墙的足迹,从“打土豪、分田地!”、“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到文革时代的“红海洋”再到今天的这面“奥运墙”。

从“下里巴人”到“阳春白雪”,老谋子的奥运开幕式第一章——击缶,也是草根文化达到艺术蝶变境界的一例。

北京奥运开幕式,2008个威武后生,击起鼓不像鼓,钟不像钟,鼎不像鼎的缶,嘭嘭如雷,节奏叠起,隆隆轰鸣,激光闪烁,明暗交替,暗藏苍穹,明生恢弘,威武雄壮,大气磅礴,气贯长虹,煽起满场的激情无限,震撼心弦。缶为何物,从甲骨文象形字推论,是有盖的盛酒器物,更多的描述,演绎成了一种概念。秦人生性直率、粗狂慷慨,酒足饱饭之后喜敲打碗碟尽兴,伴着节奏吼唱,最癫狂之时,竟可除冠解衣,抓起什么敲什么,直敲得物件木屑四飞,器块碎裂,令观者心跳怦怦。不知西式的打击乐是怎的起步,击缶则无须专门的训练,酒后耳热,锅碗瓢盆随手尽兴敲起。张艺谋不愧艺术大师,把缶造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远比锅碗瓢盆神圣,融入声、光、电现代科技,似古而非的器物,登上奥运的大雅之堂,借中华悠久的历史文化以广场矩阵的创意将辉煌、吉庆表述得淋漓至尽。

这世界,许多事情都是相对的,特别是结果与过程,切莫因“下里巴人”,轻易的漠视和鄙视,其实这是人性的一种惰性,因固态的思维、心态而疏于积极发现,没有发现就不会有创造,将积极能动的人生屏蔽、消耗。再看看下面的几张街头艺术,非艺术大师所能为,从中回顾涂鸦艺术从“俗”到“雅”的历程,来引申这一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