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2009-08-16 14:40:39|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     停工后的现场。

 时代发展的脚步不仅使社会日新月异,也使语言词汇在民间不断创新和丰富,记得九十年代中期移动电话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技术是模拟信号,个头有一块砖顺长度方向一分为二大小,价格在一万二以上,开始只有少数大佬类的人物在公共场合“喂!喂!”地招摇,也是当年香港电影里黑帮老大手中常见的道具,指挥着小娄娄满大街地追杀,于是黑帮老大“大哥大”的称谓成为第一代手机的代称,社会上普称“大哥大”。互联网的普及使这种源于民间,简捷、形象、概括,加点戏说的语言词汇创新推动了流行和理解的共识,“最牛的××”、“钉子户”就属于这一类,一看本博的题目就知道要说的是那一类事。 

五月份以前,在石家庄火车站的西北方向有一片杂乱的,以二、三层为主的民居,由于地处繁华闹市,多被出租成以卖品质粗糙价格低廉的日用类商品为主的商铺,在林立的城市广场、购物中心、数码电子城、服装城等走向现代消费流通的建筑群中留下最后一抹“庄”的色彩。在“三年大变样”中这中国最大的“庄”急于脱胎换骨,迎国庆60周年,也要整出个城市门面模样来,未曾想在拆除的过程中节外生枝:6月6日,市园林局广场管理处处长曹书杰去火车站附近买药,在这拆迁的现场建筑中发现了这座有点百年特色的二层四合楼院,感到很有文物价值,应该保留,于是马上拿出手机给市文物局打了电话。市文物局随即实地勘察,叫停拆除施工,当天就向市政府打了一份《关于新华区南大街老四合楼院保护的紧急报告》:“该建筑是石家庄市近代史的见证,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我局(市文物局)建议市政府马上责成新华区政府在拆迁过程中妥善保护此建筑,对其修缮后合理利用。”并24小时派人现场坚守。6月7日又向市政府送出第二份紧急报告——《关于确定南大街四合楼院及其北侧瓦房为文物建筑的报告》,认定这座四合楼院为文物建筑,是近代石家庄代表性建筑,并且与石市历史事件有关,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当晚,他们接到市政府的回复,副市长王大虎指示暂缓拆除。在四天的时间内共给市政府打出5份报告。属地的新华区政府有点吃不住劲,向市政府拿出一个折衷的请示:这座四合楼院所处位置商业价值比较大,建议将其迁移到未来的百年广场中。事态出现一种博弈的状态,小楼在空旷的瓦砾之上孤立地等待着。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几天之后媒体又见报道,经查证:《石家庄城市发展史》这样记载着:石门市动员委员会肃奸组成立于1947年5月1日,是石门解放前夕,国民党最后挣扎时产生的一个特务组织。因其位置在当时的中正街(今南大街)19号,因而人们又称其为“十九号”阎王殿。该组织一成立就明确目标,专门捕杀共产党及其他地下工作人员,血腥迫害、残杀革命志士,“19号院”因此成了石家庄的“渣滓洞”、“白公馆”。说的就是此楼。

 针对迁移的方案,“如果将其迁移了,在别的地方建一个跟其一模一样的建筑,这有什么意义?原来大家一提‘南大街19号院’就都知道这是臭名昭著的石家庄‘渣滓洞’,可是,如果将其迁移到另外的地方,那还是‘南大街19号院’吗?并且,迁移后,那还是文物建筑吗?”文物局长刘正军如是说。拆与不拆,将反方逼进到一个似乎忌讳的政治角度,所以我说:最牛。因为一般钉子户是在所有者与开发者的利益博弈中才出现。

 1902年芦汉(京汉)铁路修到石家庄村东,并设立三等小站,因石家庄村当时的名气不大,所以以附近的振头镇之名。1907年10月正太路全部竣工,为省一座北跨的滹沱河铁路大桥才以现在的石家庄为终点,以货栈转运为起点,从商品流通开始进入近代工业,开始石家庄的城市发展,有了火车拉来的城市的形象概括。没有厚重的城市历史文化成为石家庄的软肋,百年左右的建筑确实稀有。 

 ▽今年三月份回石家庄,在一个仅挨着它的商铺内的后门里发现了它,只觉得这房子有点年头而好奇,没有感到房子的主人存在,多数房间零乱空置,少数房间被外来谋生的人员占用,过的是那种有铺盖,却不用锁门的日子。破烂凋零,走在咯吱咯吱直响的木地板上,天井的上空满目现代城市的高层建筑,对比出城市百年的脚步。当时并没有听说拆迁,但可以意识到早晚兵临城下。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石家庄最牛的钉子户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一直通过媒体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反对拆除的理由基本是:

 这座小楼由商人修建于民国初期,建于哪年?什么人建?期间的沧桑都是空白。这个城市需要保留民国风格的建筑;

 近半年的国民党特务组织所在地史和“渣滓洞”的认定,保留其用于红色教育;

 舆论导向中,未见反方的声音。

 其实在石家庄三年大变样的规划中,有民生路的历史文化街规划,刻意保留和集中复建几座民国风貌的建筑。伴随铁路入地穿市工程和车站南迁,现在的车站区域规划为百年广场,有火车博物馆、石家庄解放纪念碑、原跨越正太铁路的大石桥、孙中山曾经住过的正太饭店等一批有着时代背景的景观建筑。足以为石家庄留下百年历程的城市记忆。至于红色教育,石家庄是中国共产党夺取城市政权建立人民政府的第一个城市,党中央从西柏坡进入城市,进入北京。几十年来对西柏坡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展示的主题从早先的将革命进行到底到后来的领袖与黄炎培的一段谈话诠释百年周期律的“赶考”,基建翻新反复,如今可高速公路直达。石家庄的城市记忆有这个时代大背景足够。退一步讲,刘正军应该清楚,原貌的西柏坡村址,已在岗南水库水下,现在参观的都是复制。小楼搬一搬又何妨。

 拆与不拆之争,最令人遗憾的是:至今没有看到这块地一级开发拆空后,规划要干什么?这应该是人们参与议论的前提,舆论导向熙熙攘攘,就是没人提问这个问题。不由想起赵本山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本山大叔的理解是过去、现在、将来。

  6月6日至今,停工已两个多月,距国庆还有一个半月,一个不该烫手的“山芋”。

  评论这张
 
阅读(34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