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2009-09-06 22:01:40|  分类: 往事不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前几年看一部描述台商参与上海房地产开发的电视剧《抢滩上海滩》,叔叔说里面有德安里的场景,之所以关注,因为那里曾经有爷爷的家。对4、5岁儿时的事没有留下多少清晰的记忆,爷爷的模样却至今记得很清,留的是光头,用的是怀表,带着那种圆边框的眼镜,慈祥,总是笑眯眯的。留在脑海里最深的印象是:他坐在椅子上,我趴在他的膝盖上,给我讲着什么。印象里的爷爷没有衰老,因为在五十年代末就去世了,屈指算算也就五十出头,当时我年少懵懂,不知其间就里。爷爷十三岁独自离开宁波鄞县的一个小镇布政到上海做学徒,后来开了自己的棉纱店,有所积累,在舟山路329弄2号和18号,给叔叔和父亲置下房产,并供兄弟俩上学,人民解放军解放杭州的时候,父亲已在浙江大学航空系临近毕业,爷爷自己却一直租住在德安里,所以去德安里成了去爷爷家的代称了。据说爷爷的去世与德安里的房子有关,五十年代末,全国性的粮食饥荒,以下放城市人口为对策,减少城市粮食供应压力,爷爷所住的房子被派出所一民警看中,于是在下放甘肃农村的名单上榜上有名,虽然公开的理由并非如此,五十年代的甘肃对一个生活在上海的人来讲意味着无着生计的贫困畏途,他选择了死,但保住了奶奶的上海市户口,虽然对德安里的模样没有多少记忆,对这个名字却熟记至今。五十年后在网上搜索才有所弥补。

▽2005年,似乎是全国房地产开发的高峰年,苏州河边百年德安里也将寿终正寝,爷爷曾经的家所在的里弄。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北苏州路520弄147号,五十年前的家,石库门内的主人早已变迁。专业空调拆装的小广告传递出德安里即将拆迁的信息,惆怅与留恋,留下它最后的瞬间。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苏州河边曾经的德安里。小时候常常趴在河岸的石栏上,看着那些来自苏北的木船泊岸,以船为家的船民和他们的孩子在船上的生活景象,开始是摇着橹来,摇着橹离去,再往后可以看到小火轮把它们串起来拖曵而行,随着铁路、公路的发达,船运越来越少,也就没了当年的景象。也常常背着大人独自沿着苏州河一路游逛到外白渡桥去看黄浦江上的大轮船,对走南闯北的人特别的羡慕。苏州河的水是黛色的,黄浦江的水泛黄,在外白渡桥外交汇时有一段犹如咸阳附近泾河与渭河不同的水质合流时一样,泾渭分明。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石库门起源于太平天国时期,当时的战乱迫使江浙一带的富商、地主、官绅举家拥入租界寻求庇护,外国的房产商乘机大量修建住宅。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围合仍是上海住宅的主要特征,但不再讲究雕刻,而是追求简约,多进改为单进,中西合璧的石库门住宅应运而生。这种建筑大量吸收了江南民居的式样,以石头做门框,以乌漆实心厚木做门扇,因此得名“石库门”。如同北京的四合院,记录了一个时代,成为最具上海特色的民宅。

把民居与城市街道沟通起来的巷道,北京叫胡同,上海叫里弄,方言里又叫“弄堂”,以区别于街面的房子。

四合院与石库门,体现的民居文化似乎差别很大。胡同里的四合院,有象征权贵的仪规,然后才有按财富实力由主人按四合院的模式建筑,按封建等级制度,规模和气派各异。而里弄里的石库门体现的是近代工商业的理念,整条里弄里的房子按同一的图纸建筑出售。当你走进某条里弄,从外观很难区分贫富,但不同的里弄建筑结构和质量有不同,如同现在买房,掂量着自己的资金实力去选择楼盘。据说里弄可根据它的名号:弄、里、坊、村、公寓、别墅来区别档次,级别逐次提高,往往前者年代悠久,后几种融入了更多的新式因素,优于早期的石库门。

北京的四合院体现更多的是大家族的聚合,而石库门使庭院式传统的大家族聚合的生活模式被打破,更适合移民和小家庭居住,诠释出上海近代工商业的发展对民居变迁影响的佐证,适应这一过程五湖四海的乡民开始向市民转变的人口流动需求,加上坊间参杂的洋泾浜英语词汇:小开(kite)、大班(banker)、噱头(shit)、邋遢(litter)构成的上海话,这里的生活方式、精神伦理、文化眼光,成为石库门赋予上海人曾经独特的魅力所在,是封闭几千年后的中国夹杂着殖民色彩进入近代文明在上海首先破土而出的象征。记得八十年代初到上海出差住在舟山路的老房子,对门的邻居正在装修房子,请的是房主单位里的几个同事帮工包活,一天五十元,中午吃饭各自解决,已经习惯于北方生活理念的我感到新奇和不可理喻。不久就碰上自己单位的一个同事搬家,请几个哥们义务帮忙,一进门,同事先来一句客套:先搬还是先喝。众口一致:先喝。结果是喝的天昏地暗、东倒西歪,夜幕降临,一个板凳都没搬出门,只好来日方休。有说上海人吝啬,也有说是精明,其实确有一种石库门留下的理念差别。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被父母接到北京,但对上海始终有种情愫,每年都盼着寒暑假的到来,因为能回上海。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网上被誉为百年石库门建筑群的“德安里”是清宣统二年(1910年)由沙逊洋行建造,位于北苏州路520弄,共327幢,建筑面积4.38万平方米,在它的周围后来又陆续建起“懿安里”、“裕安里”,成为上海老式石库门最集中的地方。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石库门里弄住宅最典型的特征是中西合璧,采用欧洲联排式风格,一家一家隔墙相邻。房子结构为传统木结构加砖墙承重建造,记得当时的家,一层是客堂间,就是现在的客厅,二层和三层是卧室,都是木地板,人在上面走动咯吱咯吱的响。层与层之间的木质楼梯中段有个平台,形成相反的走向,使楼梯长度占用的空间结构缩短近一半。一层的灶pi间(厨房)顶高低于客堂间,它的上头是介于一、二层之间楼梯平台上进出的亭子间,亭子间的上头就是阳台,而一、二层之间楼梯平台下层是一个只能容下一个座便器(上海人叫抽水马桶)的厕所,相对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很多的弄堂每天清晨各家提溜出马桶,等着卫生推车来收集,然后整个弄堂是一片竹坯刷把的刷桶声,成为当年上海早晨的一个特有景象,而马桶只能放在家里的某个旮旯坐着用,男士小便池就设在弄堂通道某一段,两头也就只有半人高,与池同宽的遮挡水泥板,使你方便后最后的几哆嗦动作处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如厕条件要好得多,当年有人戏说上海:某女士见一个熟识男人在小便之末的几哆嗦,正好路过,便顺手提溜起该男裤裆,一句雅语:哆嗦啥啦。下面图片中的那间公共厕所应该是这种弄堂小便池的进化。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随着时代的变迁,各种原因而引起房主的更迭,外国资本收归国有,作为公房出租和人口的繁衍,北京的四合院演绎成大杂院,石库门亦有一门多家所居,原来一家一幢的房子,通过空间的搭建、分割、增层,变成四五家乃至八九家,“七十二家房客”由此而生。当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大规模地进入房地产开发的时候,这些地方多数占据着城市的黄金地段,成为被改造的对象。2007年5月,德安里进入拆迁,从它建造日算起,差三年而不足百年。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消失的德安里石库门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看着这些德安里的图片,为爷爷惋惜,虽然当年是独门独户,还未像后来“七十二家”房客描述的那样拥挤和破损,却因为它被公报私欲难逃厄运。解放后爷爷被定的成份是工商业者,离资本家大概差一步。虽然父亲在人民解放军打到杭州的时候,正在浙江大学临近航空专业毕业,被部队征招到北京,先后在石家庄、涿州和南苑三个机场,当年人民解放军空军还未组建,叫中央军委空军训练部,正缺航空专业人员,父亲在那里当起了航空发动机的教官,从小就一直持续看着父亲订阅的三本杂志:《航空知识》、《天文爱好者》和《集邮》,父亲对航空的偏爱我一直不明就里,直到1968年审干偶然看到在工程兵服役的父亲递交的自传草稿,才知道有这么一段历史,记得父亲当时说:这家庭出身,在空军也干不长。我能感觉到父亲身上的这种阴影,1968年住上海的奶奶去世,吃饭的时候,父亲只是低沉地说了一声:你奶奶死了。我唯一的一次,看到父亲流下的眼泪,不愿回上海奔丧的一种压抑。叔叔1956年考入清华,本来有留苏的机会,也因为家庭出身政审不能过关。文革年代,注重家庭出身,虽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各类政治填表在家庭出身一栏添的是“革命军人”,但我知道比别人差口气,1975年被推荐重踏校门的我也临近毕业,作为积极分子,入党几乎板上钉钉,等政审外调材料到了后,没戏。书记对我说了一番鼓励的话并提到了爷爷,真是查到了祖宗三代,这十字架我得我得子承父业继续背起。

十年前到宁波参加一次会议,当地一个配套厂的厂长拽着我按照布政这个地名和姓氏找到了爷爷十三岁时离开的祖籍,宁波机场附近的一个市镇,找来一个已73岁的同姓老者叙旧,从戚继光聊起......。看着这眼前一片陈旧的老桥、老屋,不知怎的,对爷爷的敬佩和感激悠然而起,十三岁!还是一个孩子的年龄,独自一人到上海,举目无亲,从学徒做起,为我的父辈们挣得了接受教育的能力和生活轨迹的改变。爷爷应该是慈善的,不仅在我的印象里,姑姑的丈夫曾是爷爷的店员,叔叔名下的房子一直由他过去的两家店员居住着,从解放前一直到解放后。

住房,现在看来很简单,或买或租,当年却没有容下我的爷爷,你想住,你明着说或明着赶也行,咱给你腾,却找了这么一个堂皇的法子。听叔叔说,当年他从北京回上海处理后事,派出所给了他一张不宽的字条,那是爷爷留下的遗属,上面只有一行字,告诉他的孩子们:要报效国家。

如今,在拆迁腾空的土地上新楼将拔地而起,在翻开历史新的一页的时候,对消失的过去也留下了一种莫名的惆怅。

  评论这张
 
阅读(21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