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2010-06-05 00:42:33|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张铁路徒步6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去年刚刚改造完的北京北站,新站房不大,不奢华,但整个站区采用高大的网架结构顶覆盖,大气、现代,在这巨大的空间里,列车变得渺小,进出悄然无声。站区东北角的老西直门火车站从站房、月台蓬到站台天桥被刻意保留。从网上下载了几幅老照片贴上,回看西直门站一页页翻过的曾经的历史原貌。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这张照片不太好辨。有说是广安门站,也有说是西直门站,并说出了向上一张照片的扩建过程。京张铁路的原始站房都是一种格式,只是站的大小不同,站房的间数也不同。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百年前,西直门火车站站址是钦定的,原于眼前如今被镶在了高粱桥斜街上下行路之间的这座古桥——高粱桥。同治、光绪、宣统,虽然换了三茬皇帝,这“钦”在晚清就是老佛爷慈禧,腐朽,还赶上个专权独断,这西洋的火车开进中国也就难了些。也成为洋务派与保守派之间博弈的焦点。

 

1863年,直隶总督李鸿章首发修铁路之议,从江苏的淮安到北京修一条铁路,奏请慈禧批准,老佛爷无知也就没下文。1865年李鸿章再与顺天府伊议妥,由英国商人杜兰德在宣武门外修了一条1公里的铁道,驶行火车。全部费用由英商出资,只求慈禧赏光,求得认同。慈禧没有露面,听信保守派的  :修建铁路三大弊端:资敌、扰民、失业及有伤京城风水之说。之后,由步军统领衙门出面,示意英商将铁轨拆除并与机车、车厢运回英国,修路之事后议。英国人则认为清政府免费提供了一个广告场所,是一个好的商机的开始,报摘:在其上“疾驶如飞”,“京师人诧所未闻,骇为妖物,举国若狂,几致大变”。这是中国的土地上出现的第一条铁路。

 

1973年,中国皇帝大婚,英国机器制造商兰济,筹资50000磅,拟购机车2辆。客货车3辆,铁路30 欲作为婚礼礼物送与清廷,被拒绝。

 

1876年,英国怡和洋行在上海擅自修筑了一条营业性窄轨铁路——吴淞铁路,运营了16个月,运送旅客16万,被清政府以28.5万量白银赎回、拆毁。

 

1878年,李鸿章与英国商人议妥,由英方在老佛爷身边修建一条铁路专线,从中南海的紫光阁到北海的静心斋,全长2000米,虽然经历了只用太监人力牵引的历史笑谈,但毕竟老佛爷整明白了,于是也代表中国整明白了:什么是火车!随御用铁路而来的13节客车车厢作为龙车,直到宣统皇帝还在惦记着享受。英国人终于成功了,老佛爷默认了。不过老佛爷仍不懂铁路与国民经济的关系,只当供品把玩,直到1881年,清政府还是“着毋庸议”。

 

1881118日,中国第一条营运性的铁道,9.7公里的唐山到胥各庄铁路开通,由于怕震惊附近清东陵安睡的帝王们,在奏批建路可行性报告时就申明:由骡马拽运。于是马车铁道得以奏准,铁道在中国合法了,直到次年经反复疏通才改用机车牵引,中国有了火车,按照英国工程师金达提供的图纸造出了中国的第一台蒸汽机车。建设之初,有轨距之争,唐廷枢从就金达建议,奠定下中国铁路与国际标准轨距的接轨。这段铁路1986年修至芦台,1888年到达塘沽、天津,1893年向北修到山海关,1897年通到丰台。1907年,北京、皇姑屯之间京奉铁路全线开通。1914年与中东铁路联运,京哈贯通。

 

京汉铁路,1897年开工,1899年完工,北京到保定段为清政府筹银,其余的有比利时出资。至此中国的铁路资本有官办、官督商办、中外合资多种形式。

 

1901年,慈禧结束逃亡返回北京时,在保定第一次坐上真正意义上的火车,并有了坐火车去西陵祭陵的想法。1902年清廷紧急筹措修建从京汉铁路高碑店到易县梁各庄的46公里皇陵铁路,詹天佑崭露头角,这才是中国人第一次独立修筑的铁路,这条铁路基本没有经济价值,朝廷只用了两次,慈禧祭祖和光绪下葬。袁世凯负责修路,用去银子60万两,盛宣怀负责车辆运行和往来迎送,用去银子300万两。这条铁路后来被日本人拆除,拆下的材料用去修北京到古北口的铁路。

 

1905年筹建京张铁路时,筹措的资金来自关内外铁路中政府所获得的红利,建路的主帅自然是经过京奉铁路和皇陵铁路试炼的詹天佑了。

 

高粱桥下的高粱河,在元代以前,是从现在的紫竹院起由西向东流进积水潭一条不长的河。元代郭守敬整治元大都水系寻找补充水源,将西北方向昌平白浮泉起沿西北山脚汇聚山水于白浮堰流入瓮山泊,接着开渠引水到紫竹院,经高粱河流入积水潭,再经通惠河沟通南北大运河。即补充了城市水源又沟通了河运交通。到了清朝中、后期,这瓮山泊成了颐和园的昆明湖,从颐和园到西直门前这高粱桥的水路成了御用水路,统称“长河”,其中间的万寿寺正好是太后歇息、用膳的钟点。高粱桥正是往来颐和园上、下船之处,京张铁路在这长河与护城河三叉交会处设站,为的就是方便慈禧从颐和园水路过来,可上京张,可上京奉,大清终于与国际接轨,与世界同行了。从1863年李鸿章首议铁路到此整40年,洋务派在中国修成了2条铁路,而日本建成了遍布全国的铁路网络。

       当时的美国驻华公使劳罗斯说:一英里的铁路在10年内为中国的富强和进步所做的贡献,比政治理论家和民族主义者的学说在一个世纪中所取得的全部成就都要多。

当时的《北华捷报》从西方的角度评论当时对中国铁路的两种态度:对于我们来说,中国意味着自由交往、启蒙、贸易和财富;对于中国官员来说,铁路意味着胡作非为,意味着废除长期受尊重的习惯和传统、骚乱和毁灭。

与洋务派相比,个人命运最悲的就属大清驻英公使郭嵩焘,被迫辞去公使后的他写信告诫李鸿章:西洋立国两千年,政治和教育,都非常修明。它们富强的原因决不只是矿业、轮船、火车。而中国必须风俗敦厚,人民家给户足,作为基石,然后才可以谈到富强。岂有人民穷困不堪,而国家能富强的道理。现在谈富强的人,把国家大事看作跟人民无关。官员贪污,盗贼横行,水灾旱灾不断,上下交困,每天都在忧患祸乱。这时轻率地追求富强,只不过浪费金钱,船坚炮利是最末微的小事,政治制度才是立国的根本。郭嵩焘最后感叹说,中国的大患,在于士大夫没有见识。此话至今听来仍铿锵有声,郭嵩焘的见解没有影响更多的人,他的著作在总理衙门出版后遭到激烈抨击,最后是书版销毁。当1891年在家乡去世后,尚有人要对这个著名“汉奸”开棺戮尸,直到近几年在书店见到有他的传记,才知道有这么个人物。

       西方列强为贸易和财富而来,带来了许多的工业文明物产和技术,唯有在印度产出的鸦片在中国找到了巨大的需求市场而泛滥,怪哉、悲哉。要你开放国门的霸道与闭关锁国、为我独尊的王道摩擦,最终导致鸦片战争,连奕亲王都感到困惑:这八国联军攻下北京,签订个协议,在东交民巷划了一片使馆区怎就撤了呢。对习惯于攻城掠地的传统霸王思维来讲确实不可理喻。

       总说八国联军烧了前门楼子,现在有人考证,是义和团的师兄师弟们在大栅栏烧洋药铺,连带着前门楼子把小半个外城烧成瓦砾一片,证据简单到只凭在时间上推演就可以得出结论。为义和团唱了半个世纪的赞歌,在那种年代背景下“扶清灭洋”?现在看来,唱得有点离谱。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清末,原本流过高粱桥的长河在这里直接流向护城河,为修西直门站,詹天佑将桥以东的长河北折,开挖了一个“几”字走向的河道再回到护城河,将西直门站绕裹。全长2公里,被叫做“转河”。

1958年首钢第一轧钢厂落户西直门护城河外侧索家坟,转河逐渐变暗河。2002年备战奥运,投入十几个亿综合治理转河,挖开河道3.7公里,转河重见天日。这一带的桥我过过不少,对桥下河的来龙去脉却连带不起来,这次“一串”算是整明白了。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以上的几张是笔划“ノ”段的转河。可见北上的城铁13号线和裹夹的火车站。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以上的几张是笔划“”河段,转河在这里穿越铁道,穿越西二环路北延的立交文慧桥。

       ▼这段是笔划“”的起笔,原来的转河应该从这里南下进入护城河。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前方就是西直门立交桥,原来的西直门所在。西侧可见北京北站新站房。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新转河却从这里向东奔德胜门拐去,这一拐把“乚”的收笔拉得长长的,多出了1.7公里。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常从这里过,站在新街口外大街的桥上向西按下快门。与30米开外整治后的护城河相比,这段河道有点埋汰,上了镜头后一看还“中”(河南话理解)。开讲这一段河,话题比较沉重。

元代的时候,这里是一个湖,与现在积水潭里的什刹海的后海是连贯的,大概统称积水潭,都括在了元大都城内。燕王朱棣攻占北京,大元不是败而是溃,游勇尚在,常常由北向南反攻倒算,守将徐达将北城墙从现在的北土城路一线向南收缩到现在的西直门、德胜门、安定门一线,叫御敌于外。将元大都的遗民全部驱赶南下开封,这叫安内,七十年代修地铁拆城墙时,在城墙的夯土中挖出许多完整的去了屋顶的房子和锅碗瓢盆生活用品,可见当时驱民离家的仓促和筑城的急促。

由于这个湖的存在,南移的北城墙在这里不得不偏让了一个斜角,从与后海最窄的瓶颈处穿过,奠定了明、清两代的都城版图,这圈出去的湖,非城市户口,日渐荒芜枯竭,到解放的时候已成了水不水,地不地的烂芦苇塘子。五十年代末,政府组织市民义务劳动进行了重新整治,有了后来的太平湖,成为北京市民一个休闲的好去处。文革的1966年,作家老舍,就是在这里一人静静地沉思了一宿,没人能够知道大师当时的心绪,或困惑?或清醒?最终在这里告别了生命。七十年代初建地铁,城门楼子拆了,城墙也拆了,深挖入地,工程土方将太平湖填埋。再往后,建起了成片成片的楼宇,如今还湖为河,时时有路牌借用太平湖的名字。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穿过新街口外大街桥,转河转进了住宅区。

(原创)裹着西直门火车站转的转河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在这里流入北护城河,远处是新街口外大街的护城河桥,过去这一带叫“豁口”,源于后人把这里的城墙扒了个口子沟通内外,再这么问路,没有几个能知道的了,都被立交桥名加东、西、南、北后缀顶替下岗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1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