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2011-09-07 11:22:55|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西山晚霞 

517户外“极限摄影”周日的摄影路线是从黄叶村到樱桃沟,应该是曹雪芹写作《红楼梦》时经常走的一条路,去过数次,却一直没有留意樱桃沟里被曹雪芹融入《红楼梦》的那块女娲补天遗留下的“假宝玉”和“木石前盟”的石上松,这次得机会补上。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文人的踪迹多与“文”相关,对曹雪芹晚年故居的考证,也是以诗来印证的。 

“阿谁买与猪肝食,日望西山餐晚霞”

1922年胡适在清敦诚著《四松堂集》中发现有“赠曹雪芹”一诗,这是最后的两句,提出了曹雪芹曾住在一个可见西山晚霞的地方,但在哪里,一直是红学研究中的一个谜。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 

红学家吴恩裕从1954年就开始对香山一带关于曹雪芹故居的考证,曾租住香山买卖街2号,早出晚归,寻访当地老人,实地考察取证达四个多月,其中1963年采访正黄旗老人张永海考证到这两句是曹雪芹的好友鄂比赠给他的一幅对联,而在《红楼梦》中就是好了歌中的:“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 

记得小学语文课老师曾讲解过一句“富在深山有远亲,贫居闹市无人问”说的是贫、富带来的世态炎凉,印象颇深。曹雪芹在这里,将对联中的 “天下有” 改为“天下少”,一字之差,点出了曹雪芹家世及一生的真实感悟。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对联真迹。 

当年这里的门牌号为正白旗39号,主人是北京市27中的退休老师舒成勋,从乾隆末年祖上就搬到这里入住,到他已是第五代人了。1971年4月4日,舒老师整修房子,在搬动床板时将西墙的灰皮碰下一块,发现里面是一层白墙并有墨迹,将灰皮清理后,整面白墙题满诗文和对联,其中就有这幅传闻已久的对联。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废艺斋集稿》是曹雪芹留世的真迹,现流落日本,原北京市风筝协会副会长孔祥泽曾临摹过,认定此墙题壁诗中多为曹雪芹墨迹。墙中有幅对联“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考证为曹雪芹好友鄂比所书。古人好对酒当歌,面壁挥墨,出名的有宋江九江寻阳楼酒后题诗惹祸烧身,不知当年这曹雪芹与鄂比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之下挥墨于墙。 

当年,这面题壁是刻意保留的,因为在其上有一层用印花白纸精心遮盖再抹墙灰覆盖,是谁而为无人知晓。 

遗憾的是题壁诗发现的第二天,墙皮就被当时的北京文物局戗下带走,再也没了音讯。舒成勋老两口在剩余的残灰中又拼出几个字,开始了求证之路。直到1980年胡德平与三个同学一起造访舒先生并开始业余研究,推进了考证过程,为今天的黄叶村奠定了考证基础,如果这面题壁还在,如今的黄叶村将是个什么成色。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题壁所在的这趟古房。共有12间,在清代属于兵营房,东头这边的四间是曹雪芹的故居,翻修时考证,题壁所在曾被改造为单间空间,一间舞文弄墨的书房。雍正年间,曹家在‘江宁织造’任上,因采办质量、亏空和勒索被抄没,曹雪芹随祖母、母亲一家老少从南京回到北京,先住崇文门外蒜市口曹家旧宅,这一年,曹雪芹13岁。

大清八旗制度里有一条“归籍”,回归原旗后男子可为养育兵,月银一两五,如有兵额空缺,可竞争上岗,这是皇恩给八旗子弟垫底的皇粮,曹雪芹回到北京的前几年尚有家底可吃,到23或28岁时,只得回到正白旗“归籍”潦生,一直到48岁那年在这里去世,这一住就是20多年。也正因为他经历了一个封建大家族权贵豪门由盛到衰的没落过程,使他能在这里写下传世的名著《红楼梦》,在其西北方静谧的樱桃沟很可能就是他心中的“世外桃源”,郁闷仰天泄泄心头积愤,杜撰书稿落笔,他怎么也想象不到,潦倒的身后,竟有数百年的鹤起名声,如今一套上海人民出版社旧版《红楼梦》连环画收藏价5万,一张2元面值的红楼梦小型张市场价趋近2000元;当然也有跟着倒霉的,如剪伯赞、俞平伯。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题壁所在的老屋。

现在这里是北京植物园的一部分,原住民外迁,保留下几趟古建与院落成为曹雪芹纪念馆。因有曹雪芹好友敦诚《寄怀曹雪芹》的诗中句:“残杯冷灸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如今的正白旗又叫“黄叶村”。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大清最讲究宅门仪规等级,曹宅故居没有“大宅门”,只有这毫无气派可言的清水脊院门,还是几家合用。如今慕名而来的络绎不绝,这门槛大概几年就得换一根。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旗营的老井和碉楼。这碉楼可是有典故可唠叨,乾隆年间对川羌动兵,在平战结合的羌寨羌碉面前,屡战屡败。于是乾隆下旨京都八旗,规定每旗兴建碉楼八座,七座实心的,一座有阶梯可登临的,用于攀爬练兵。到了旗民嘴里,前者叫死碉楼,后者叫活碉楼,也有了歇后语——七死八活,不知就里的理解为活的比死的多,其实是七死第八个活,你说这“咒”念得大清还有个好。正白旗的“一活”就守着黄叶村,剩下的散布在植物园的几处绿岗上。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河墙烟柳。河墙、柳林、迷蒙的晨雾,古时的一景。河墙,输水的渠道,建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起于樱桃沟水源头,经卧佛寺绕半个正白旗,到玉泉山的静明园,止于颐和园的昆明湖。这是经过正白旗的一段,当年曹雪芹大概就是沿着这河墙去的樱桃沟,荒野辟径。 

如今去樱桃沟,从东南奔西北,得穿越整个植物园区,有多条路可走,湖泊、漫坡,远山映衬,花草林木,品目繁多且以学名分科划区,正当季节时,如毯铺就的绿草地,其上或绚丽斑斓争芳吐艳的盛开花卉;或千姿百态的成荫林木,之中点缀古木、古建、古刹还有那远久的岁月。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关帝庙。与曹雪芹同代,内墙有曹雪芹好友鄂比画的“墨龙画”。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这是北纬40度地标。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植物园还有一个看点:看墓。建植物园时,平民百姓与无名之辈的坟冢被平了坟头,留下了五个:梁启超(上图)、孙传芳(下图)、王锡彤、梅兰芳、马连良。其实曹雪芹的墓也在这里,1746年,独子因天花先于曹雪芹在八月十五中秋日去世,老年丧子是人生一悲,曹雪芹扛到除夕,饮酒过渡而死。曹雪芹死后无力抬埋,停尸数日,最后由鄂比操持,以最简陋的四人抬独龙杠抬出,没有鼓乐的哑巴殡,就埋在了正白旗的义地里,据说在1966年还有人能指出哪个是曹冢,最终回归于大地。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卧佛寺。雍正之前,大清皇室的避暑胜地只有承德的避暑山庄,雍正上台有着太多的诡秘玄机,总怕八爷党争而不敢远离京畿要地,于是先将香山的香山寺设为第一行宫,后又将卧佛寺改为第二行宫,又将八旗子弟兵就近分布扎营,再往后玩大了才有了“三山五园”。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樱桃沟是卧佛寺所在山前西侧的一条山沟,曾因满沟的樱桃树而留名,在曹雪芹年代大概还只是一个溪水常流的沟壑野谷,打小就听说过樱桃沟,不过总是走到卧佛寺就止住,总觉那是条荒沟,也很少有游人进入。三年前第一次走进,别具的凉爽,别具的景调,沟里沟外两重天的印象极深。过去是半山坡一条与河墙相随的山路顶着骄阳走,如今是一条栈道陪你顺着沟谷,在水岸、林间将长长的一段路漫步走向沟的深处。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水杉,曾被认为是植物中的“恐龙”,已经消失。1941年在湖北利川又被发现,此后在重庆万州又陆续发现。北京植物园1972年开始繁育并在1975年种植于樱桃沟,当年珍贵的种子如今已成水杉林,高挑挺拔是它的特色,使得樱桃沟更觉清凉。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有点遗憾,去年这里的跌水处还能看到三米多高的瀑布,如今全无,一滩一滩的静水似乎没了涓涓流淌的溪水串联,使樱桃沟少了几分灵性。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樱桃沟留下历史人物踪迹的,除了曹雪芹,之前有明末进士清初小吏孙承泽,号退谷,留下一本京都地理方面的书《天府广记》,其中就有对当年樱桃沟的描述,为今天的樱桃沟留下“退谷”的别名和当年的居住地“退谷书屋”。之后有民国北洋政府的内阁部长周肇祥,这里好象是他的隐居之地,留下了上图的“鹿岩精舍”。其实,历史上在樱桃沟进出最多的一类人应该是和尚与香客,一路进深,曾有隆教寺、五华寺、广泉寺,其中广泉寺在明代就已湮没废弃,被周肇祥改为墓地。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红星桥,桥栏上这三个字是郭沫若提写的。看见石桥的第一眼感到有古朴的沧桑,被这三个字唬住以为是1960年代的建筑,未走近细细琢磨,后来才知道是从京城瑞王府迁移至此,郭沫若是历史学家,这三字提得也太直白,不过作为红色文豪,应景之作不少,也就不足为怪了。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这就是那块曹雪芹借自然巨石形态启迪出来的“贾宝玉”又赋予了女娲补天遗石的幻说,为今天的游人增添几分樱桃沟的景致情趣。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元宝石边的林丛中,有一突兀巨石,两三丈高,通体不长一棵草,岩顶却拱立出一棵苍劲古柏,卷虬的树根竟将岩体从上到下撑开了一条裂缝。据说树根一直穿过岩体植入土壤,裂石底下有脸盆大小一凹陷,积有一泓泉水,夏日多雨却从不外溢,数九寒冬从不结冰,这超越常规自然力的特奇景物在《红楼梦》中被曹雪芹妙笔生花成宝、黛二人的“木石前盟”。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水源头。樱桃沟水的源头,如今下流的水量不足一个半开的水龙头。石刻的题字为舒同所书。

(原创)从黄叶村到樱桃沟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退翁亭。开放的游览区到此为止,除了进沟的来路,所有的路口都有“游人止步”的警示。再往前走就属驴友类的,玩的是穿越了。2009年3月28日,清华大学物理系34岁的副教授李响与家人口角独自出走,发出的最后几条手机信息锁定就在樱桃沟,再往后就没了音迅,两个民间搜救组织、特警、消防、公安及十几只搜救犬搜了三天三夜,最后就在元宝石跟前被搜到,原来是李响一边躲藏一边看着人们叫着他的名字漫山遍野地折腾数日,为的就是不愿回家。三天三夜,滴水未进,自己走进医院,检查的结果:严重脱水,神志清醒;这主脾气超大,却使樱桃沟聚焦北京市民关注最热闹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0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