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2016-03-25 21:03:13|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褒义表达没找到合适的歇后语,想说的是京城早春最早的观花聚焦点大概属玉渊潭的早樱,观花的人潮海聚,能碰上惊奇的事也并不意外,去年的这个花季,在这里碰上85岁高龄的戏骨,北京人艺的朱旭,留下难得的影像。今天赶依玛摄影俱乐部花季人像拍摄,再次走进樱花盛开的玉渊潭。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2015年樱花季节的朱旭。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今天的奇葩是眼前,以为碰上老摄影师在玩胶卷机,兴趣使然而驻足。木制壳,外观不见胶卷转轴类的扭柄,诧异是采用什么感光介质!追问老人,答:卡,老爷子居然玩的是数码,这世界可仿、可攒的东东很多,可这自个攒出个数码相机的?还是头一回见!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老爷子80岁,耳背,得贴着耳朵喊着交流,退休前就业通讯行业,这姿势如同端着一架单反配600长焦的大师。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不过拍的时候是倒着用,那硕大的圆镜不是镜头,是面放大镜,是这架相机的取景器接目镜,并用纸卷板卷出一个遮光罩。那根电缆线一直通到老人的衣兜里,接的是电池。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遮光罩很妥贴的位置上有一段“The histroy of whoo ”,直译为:历史的喔,应该是老人的儿或孙辈所为,“喔”:叹词,有惊讶的意思。世界级的惊讶,就是“奇葩”,赶上这题材,还拍啥樱花啊!今天的活就是拍出一个大师的范,讲出一个图解奇葩的故事。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老人喜欢给游人拍,然后在围观和赞赏中收获喜悦,一旦少了人们的关注,便走进拍花的人群,拍几张樱花,没有对焦的动作(能自动对焦),快门是左手大拇指方便按动的位置有按钮,从放大的接目镜中翻看,很锐,引起新一轮的关注,坐回自己带的折叠椅,开始又一回的轮回......。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不可思议,能鼓捣出一架数码相机的主,竟然不会上网,给人拍下的照片只能通过翻拍来传送。

下图是1月份参加富士相机的宋刚明摄影讲座时拍下的数码相机的模块化组件展台。

很难想象,一个自个鼓捣数码相机的主不会上英特网,太不对称啦!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见此景,99%的人惊奇!赞叹!包括我。只是临近大中午,光比大,明暗反差大,老汉的数码有点傻,不能操控,高光有点“呲”。

只有一个小伙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是装的手机吧。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一句话的提醒,醍醐灌顶,再看看老汉相机的镜头,真有可能。想起老汉曾说是干通信的,也许谙熟手机的内在,甚至可能就是修手机的。如此,这事就简单了:一套手机的摄影套件;一个机械按动触摸快门的设置;一条从手机取景器到相机取景器的放大光路设计,借助手机摄影的数码零部件模块,固定,剩下的就回到了传统的机械与光学设计上来了,神秘感立马消失。 还将手机摄影的一些功能如情景模式、HDR、测光模式可选也丧失了。不过依旧佩服老人80高龄的动手能力。 

    想起文革后期“四人帮” 批“资产阶级教育路线” 时经典蜚语:有老农铲粪,不慎将一泡牛粪扬到了树干上,有教授带一帮学生学农,走至树前,教授围树转,时而仰头看贴在树干上的牛粪,时而低头转磨沉思,学生问诘,教授曰:什么样的牛如此高大?指指树,这牛腚眼得多高?最近,断断续续能见到一些为文@革叫好的文字,有种担心,也借用一段文@革的文字来哈哈。意指今天这场景,多数人按照牛腚与牛粪的常规高度关系思维,只有那个小伙看出了这“扬粪” 的环节。 
(原创)奇老汉自攒数码相机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人只有在属于自己的生活里才能找到自己的乐呵,自己乐呵,予人于乐呵,生活便阳光。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