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边走 边看 边说 惠然而来

 
 
 

日志

 
 

(原创)天长古镇  

2017-05-04 20:04:18|  分类: 走南闯北游东逛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陉:山脉中断的地方,八百里太行山脉,崇山峻岭,从南到北自古有八条沟谷峡陉通衢东西,称太行八陉,井陉是其第五陉。除石太高铁以29公里的长隧道穿越太行,石太铁路、307国道、石太高速公路都是顺陉而行“通衢燕晋”。 

井陉自古为要塞,由军营而来,公元前221年(秦)置县,天长之称兴于汉,唐末在此设天长军,公元1075年(宋)在此修建井陉县城,因此古城垣又叫“宋古城”。19581111日井陉、获鹿合并为井陉县, 1959124日,又改为井陉区、获鹿区,井陉区政府改驻微水镇,天长终结900多年县治的历史。 

    一直想走石太线,井南站,百年山区老铁路,哐当哐当的绿皮车,百度地图上步行20分钟可进天长,可惜只有两趟慢车停,头班的公交赶不上早班的火车,只好走公路。石家庄西王长途枢纽到微水班车10分钟一趟,约40公里的路一个小时多点便到微水,与司机打个去天长的招呼,便会到等车点告你下车,一般十几分钟内便有去天长或过路的县域中巴,5元,约20分钟便到这307国道旁进入天长的桥头。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眼前的河——绵河。从太行山下来的河,常年是涓涓流淌且时有断流,一发威便是山洪,总有人命搭上,1963年、1992年、2016年。眼前的桥——逸仙桥。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以大青石连续垒砌12拱,长109米,宽6.4米,高8米。乾隆五十七年(1794年)和嘉庆六年(1801年)先后两次山洪冲毁东段六孔,1928年晋奉战争后将六孔修复,因当年孙中山坐火车去山西,曾在井陉车站停留会见当地官员与知名绅士,大桥竣工后便商议取名“逸仙桥”,并镌刻匾额嵌于桥控制上。19668月山洪再次将东五孔冲毁,与1967年修补完整通车至今。如今展现的是一桥三代:西段六孔是是清乾隆年代原建,包括38对望柱雕刻;中间留有民国重修的一孔;东段四孔则是建国后新修。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天长古城垣东门

    从大石桥到东门,是东关东大街,天长镇唯一的商业街道,走到这一下分不清城里城外了,打探证实这才进城,前是瓮城门,瓮城已不见,后是东门。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东门外有巷向南,当地人叫小南门,其实是东城墙外侧的观音阁,把天长古城垣外东南角,因被民居合围,阁门成了通道门。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小南门又是一个混代建筑,内为大悲阁,明万历年间始建,供奉观音菩萨和三官。中为香坛亭,清康熙元年扩建,供奉老张爷、财神爷、送子娘娘。外为民国时再建,嵌“山水环抱”石额。背面是明隆庆年嵌“燕晋通衢”石额。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天长的正门是南门,修缮过的,瓮城门门额“汇源门”,有:大明天启春二月吉旦,又有加刻:崇祯十三年十月重修字样。瓮城东侧开“宁河门”。瓮城内南门“文明门”,石额刻有有与汇源门一样的字样,印证1621年的重修。

一般小城城垣以“田”形成东、西、南、北四门与城中“十”字主干道,天长不然,东、西两门趋近南城墙一线,城中干道只有东西向及与南门垂直交汇的百多米的一段城关路,没有传统的中轴线,绵河是天然的东南护城河,城垣无北门。有人以军事专家的角度神侃:天长古城坐北朝南,地势北高南低,形似簸箕,东、西关以北形成一路向上的民居巷道纵深空间,利破城后的最后固守。 

    南门城头的“揽秀楼”,1958年拆毁,近年重修。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经过整修后的古城南墙垣。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城垣西南角的这道门开始让人摸不着边,进去后方明白:西城门已成豁口,门洞是瓮城门残留。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顺着西城墙外侧一路上行。天长古城墙,最早是土夯墙,后以河滩鹅卵石垒砌加固,至明代城门处又以青砖包裹。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古城西北角及北城垣走向。原计划找到北门进到城里,结果没门。古城不大,周边长仅三里五十步,南、西、北三面城墙绕完,用时不足一个小时。东城墙或消失或藏匿于民居中。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遥望城外的天长岭,居然有一幅现代农耕图。用镜头300端拉过来,这是一个农机专业户,自备拖拉机、旋耕机,在岗上替人代耕,收钱,在他回城的路上再次碰上。雷沃300,直连传动,30马力,“小四轮”之后的换代。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影壁,对应曾经的县衙,如今是一个关闭的县电机厂,一座三层外廊式红砖楼和车间建筑代替。

    据说井陉是国家首家千年古县,地处要塞,历史上五代的晋赵之战;北宋末年的靖康之变;金元之际史天泽大战武仙;明代李自成之乱;清代的庚子之役,都曾兵燹天长,韩信“背水一战”的水就是眼前的绵河。天长有国家文物保护一处:河东井陉古瓷窑遗址;省文物保护7处:天长古城、文庙、城隍庙、显圣寺、通济桥、龙窝寺、秦皇古驿道;市文物保护3处:皆山书院、王家大院、逸仙桥;县文保有旧县衙、都堂府、观音阁等三十余处。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曾经的县衙,据说古县衙的建筑消失殆尽,曾放有的大将军、二将军、三将军三门铁炮也在58年大炼钢铁时进了炼铁炉,这楼是民国县政府所在。县衙北端土坡上有日伪时期修建的炮楼,石砌厚墙,四层以下呈楼状,30余间房,曾是电机厂的工人宿舍,五、六层为见方的制高点,均布内宽外窄射击孔。炮楼与王家大院有地道相通,是伪县长王景岳的秘密通道。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距今1300年的隋代,井陉窑已烧制出成熟的白瓷,与河北的邢窑、河南的巩义窑成为已知中国最早、也是世界最早烧制白瓷的窑口。一处在此(南门),一处在逸仙桥东桥头,仅一块与此相同的水泥碑,据说遗址勘探完后已填埋。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皆山书院。 

史料记载井陉最早的官办学校始于宋熙宁年间的“学宫”,校址现今是天长中学。井陉书院始建年代无考,有文字记载惟明、清两代。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知县苟文奎在学宫东建“陉山书院”;隆庆三年(1569年)知县钟遐龄相继修葺,久而又废。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知县周文煌在城东三里文昌阁(河东坡凌霄塔)建“东壁书院”,康熙四十年(1701年)知县高熊征捐金修葺,改称“文昌书院”;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知县周尚亲因“距城三里,间以绵河,诸多不便”,在县城东门内路北节孝祠旧址营修前后三进,房30余间的“皆山书院”,取井陉四顾环山之意。 

书院的主持人称“山长”,一般为书院主讲,由知县聘请当地有声望、有学识的绅士充任,教师则有山长延聘在籍的举人或进士充任。教材以“四书”、“五经”、诗赋、制艺为主要研习内容,学生称“生员”,亦称“诸生”、“秀才”。书院录取“秀才”的名额由国家规定,清末,全县每年录取文童15人、武童12人、禀生12人、增生12人。书院的经费来自学田,同治年(1874年)皆山书院有学田四顷十六亩三分六厘,约50亩地租供一个生员读书。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知县欧阳绣之奉命书院改县立高等小学堂,于书院后扩建讲堂五楹,配建学生寝室20余间。辛亥革命后更名县立高等小学校,为井陉县开办的第一所学校。明代井陉中进士8人,举人43人,贡生110人;清代中进士1人,举人20人,贡生145人。攀上高官的,明代有柴本、毕莺、武金、霍鹏;清代有霍叔瑾、许国壁,近代名人志士有傅汝凤、焦实斋、霍济光、梁恒昌、霍泰丰。

古时,读书人多媚官途仕为上,也有个例:梁绿野,井陉人,乾隆年间禀生,1778年时任知县周尚亲向全县农民派购谷子三千石,当时官方定价白银93分,周知县只付6钱,私吞33分,当地乡绅多次论理被压制便公推梁绿野上访,在真定府,知府方立经以梁绿野等人“挟嫌滋事,敛钱抗官”上报直隶总督周元理,总督不经查实便上奏朝廷。梁绿野闻讯进京告御状,一审乾隆偏信,下诏拘捕,梁绿野冒死拦驾,最终查实降谕裁定:总督周元理革职到真定隆兴寺管理庙工,知府方立经革职,知县周尚亲处绞刑。梁绿野等人因抗官大忌以“哄诱村人,敛财聚众,抗官殴差”罪名斩首示众,此事轰动一时被载入史册。 

    天长的文保,几乎都是以锁代管,很无奈。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透过第一道门缝拍下的皆山书院。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王家大院,始建于明末,现占地15亩,房屋162间,院落整体布局是个双喜字图案,最早记载为郝家,盛传康熙帝西巡“驻跸井陉”之地,抗战时期转手伪县长王景岳,日本投降后,三民主义青年团、县政府先后以此为办公用房,直至1958年迁往微水,2002年镇政府最后迁出。每一次更替都有一定的拆除和新建,形成别样化的特点。新修缮的黑漆大门严丝合缝,连扒门缝窃看的机会都莫得。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新中国成立,政府施政,开会是种重要形式,先是在王家大院拆了两个四合院盖了个小礼堂,后在东关建了这个大的。

    在天长游走有种不爽,东关——东门到西门,总兵府、城隍庙、都堂府、文庙、县衙、皆山书院等都在这趟街,没有指示、没有标志,整修完毕的也是大门紧闭,仿佛这世上就没有“旅游”这个GDP可追逐,也没有客栈或农家院可留宿。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枯草覆瓦,天长不缺古宅老房,除主街一趟街面被凌乱小商贸割据,稍有进深便旧宅满目,缺财富的滋润而显衰颓。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临近东门,神差鬼使,只是感觉这趟似是四合院的倒座房的长度应曾是大户人家,房头进门是深深的窄巷,一侧应是曾经的一进、二进院落,尽头左看,不由震惊,内宅的垂花门、门狮石雕的制式,在钱财造势不可逾越仪轨的封建社会,即便在京城锣鼓巷也是少见的。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垂花门内的院落不是很方整。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房主从街里回来,便唠开。这宅子的老祖宗是霍鹏,口音的原因我有点迷惑,老人便用笔在我的手上写下这两字,一看便知道有文化和书法的底子,从县文教局退休。老人继续说:当过山海关、大同的明朝总兵,相当于现在的军区司令,一听这两地,俺便清楚了霍鹏的分量,为皇上重镇戍边。从镇卫生院一直到这胡同,老人手囫囵了一圈,这一片都是,大门应该在那边,我想大概原来也是中轴线的制式,文革时我是跪着过来的,不知是因为住在这里?还是因为有个总兵的祖宗?如今子女都在市里,就自己住,虽清淡,有人问起老宅便有几分自豪。

回来在网上查了一下,霍鹏,百度上有词条,明万历年的官吏,一个皇上不太好伺候的朝代;垂花门的前院是霍鹏的正院,内有一高大砖木建筑,即霍府白虎堂。都御史又称都堂,这里又叫都堂府。

(原创)天长古镇 - 惠然而来 - qihuiran的个人主页
 
    回到逸仙桥头东,有去微水的中巴在等客,与司机的闲聊中得知,距此十公里,与娘子关相近有地都古村落很值得看,挂账。天长一行,拍片基本是记录性地按下快门,被都堂府衰颓的垂花门震撼,刻意想拍出一种感受,单反、手机全上,结果手机界面构图胜过单反:大比例的黑墙面,来衬托斜阳照射下茅草衍生的院墙与塌残的垂花门,让人想象曾经的辉煌,主题:日落。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